男人控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问题 > 正文

问题

检查日报:邵某提额可帮忙提高信用卡额度的三种不同意见

男人世界2022-07-11问题7
不少使用信用卡的用户,由于自身条件所限,额度不高,找到一些办卡中介来进行提额操作。

很多使用信用卡的用户,由于自身的条件,找一些卡中介来提高额度。

但是这样做安全吗?日前,《检验日报》刊登了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检察院杨建山、徐松辉撰写的信用卡取款犯罪文章。可以一起参考。

案例

邵某以帮助提高信用卡额度为由向受害人谎称需要使用微信或支付宝绑定信用卡扫码,从而骗取受害人交出手机、信用卡卡账号、密码和微信支付密码等信息向邵安操作,或邵指示受害者进行操作。

操作过程中,邵提供的操作码其实就是收款码信用卡提额被骗,将刚刚绑定的信用卡透支金额支付到收款账户。成功后,邵谎称手术有误,会退回手术,但实际上他找机会溜走了。邵以上述方式骗取5名受害人13663元。

不同意见

对于如何描述邵某在本案中的行为,有三种不同的看法:

第一意见:

邵通过诈骗获取受害人的信用卡信息,然后操作受害人的手机或指示受害人操作手机扫码信用卡提额被骗,通过微信或支付宝将受害人信用卡中的钱转帐。 《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通过互联网、使用通讯终端等窃取、购买、诈骗或者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应视为信用卡诈骗罪。

第二意见:

邵某捏造了一个可以帮助提高信用卡额度的事实,让受害人的微信或支付宝绑定的信用卡提高额度,并称自己只需扫码支付,以欺骗受害人的信任并让被害人主动操作或交给邵某操作微信或支付宝扫码,将透支信用卡上的金额转入邵某账户,以虚构事实骗取被害人钱财,构成犯罪欺诈。

第三意见:

邵某以提高信用卡额度为由,使用收款二维码代替二维码申请提高额度,并暗中透支受害人信用卡金额,构成盗窃罪

评论

作者同意第三种意见,理由如下:

本案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罪。信用卡诈骗罪是指违反信用卡管理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骗取大量财物的行为。

本案中,邵某获得资金的关键是利用受害人的无知,通过交换支付二维码的方式,更换增加信用卡额度的二维码,从而成功将隐藏额度转入信用卡,而不是使用“骗取受害人的信用卡信息,利用被骗的信用卡信息通过互联网、微信等设备转移信用卡中的钱”,自然不违反正常结算管理信用卡制度或国家正常的理财秩序,只会侵犯公民的财产权。因此,邵某的行为不符合信用卡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本案不构成诈骗罪。诈骗罪是行为人采取编造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欺诈手段,使财产的所有人、保管人或者经办人发生理解错误,从而“自愿”将财产交给行为人, ,要求受害人处分财产。意义或行为。

在本案中,受害人无意处置财产,并表示其提供给邵某的信息的目的是提高其信用卡额度,而不是将信用卡上的钱处置给邵某。 因此,本案不符合诈骗罪的犯罪特征。

本案构成盗窃罪。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室盗窃、持械盗窃、扒窃等行为。本案中,邵谎称网上操作提高了信用卡额度。事实上,他在受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收款码代替操作码,通过扫描码透支信用卡金额,转移受害人财产。但网上操作提高信用卡额度的欺骗性理由并不能直接获取信用卡中的透支金额,而只是为后续盗刷二维码兑换和扫码支付创造条件。这是通过交换二维码的秘密窃取方法来实现的。它的保密性主要体现在:

(1)主观知识的保密性,即改变二维码的方法,邵主观不想让受害者知道;

(2)手段的秘密,即交换手段不为受害者所知;

(3)结果的保密性是指交换二维码后,受害者不知道信用卡上的金额已经透支到邵某控制的账户。

可以看出,本案中的钱款从受害人的信用卡转入了邵某的账户,正是邵某实施的“兑换二维码”的秘法。这个秘密方法是获取信用卡的透支金额。钥匙。据此,邵某通过交换二维码取得财产控制权的行为,符合盗窃罪“秘密盗窃”的行为特征,应列为盗窃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