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控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问题 > 正文

问题

直播元年?1983年的央视春晚,早就玩出了现象级

男人世界2022-07-11问题7
除夕近在眼前,一年一度的“年夜饭”央视春晚又要和观众见面了。”杨勇回忆道,几个人出了不少点子,其中就提到了要请观众参与晚会活动,进行电话点播和有奖猜谜,但如果要点播,就必须让晚会现场直播。他知道,如果

文字|十万个wsm(排序)

腾讯文化、北京日报、腾讯娱乐、沉阳晚报、中国周刊、南方都市报、南方都市报综合综合报道

过去的2016年是直播元年? 1983年的央视春晚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大年三十即将来临,一年一度的“年夜饭”央视春晚又要与观众见面了。

备受关注的春晚总导演说:“今年春晚最大的特点就是创新。”至于鸡年春晚的“创新”?杨东升说:“整个节目的结构和编排都有创新,语言节目和歌舞节目都强调创新。”他也希望春晚能成为陪伴大家过年的最好礼物。 “希望大家都觉得春晚好看又好笑,一家人看也开心。”

至于咆哮? “抱怨是理所当然的,但我希望不要被骂太多。”杨东升说。

春晚会创新哪些新花样?桐乡坤的期待似乎并没有那么强烈。毕竟,在每一届“我最喜欢的春晚”评选中,1983年的跨年夜都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里程碑。不仅因为首届春晚带来的巨大冲击,回首往事,其最大的突破在于直播引爆的观众互动。本次晚会,应观众的强烈要求,一度被禁的《故乡情》再次演唱。

过去的2016年是直播元年? 1983年的央视春晚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首届央视春晚主持人(从左至右)王靖宇、刘晓庆、姜昆、马骥

直播是怎么结束的?

答案出人意料:没钱做视频,一个磁头要3万美元

文革结束,火热的热情退去,革命革命累了,八部样板剧看腻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世界需要充满新的内容。

于是就有了“叛逆”电影《小花》,还有《咪咪的声音》和《故乡情缘》。除此之外,还需要更大的关注点,将全国人民的心联系起来。

1983年除夕,央视春晚首次向全国直播,立即引起全国观众的关注。

现在谁都很难完全回忆起那个派对,因为当时全国只有100万台以上的电视机,而且大部分是黑白电视机。观看。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解放思想的口号在各行各业得到积极响应。受苦了十余年的文艺界开始有些松动,一些新的电影新歌也开始悄然涌现。受到群众的欢迎。但是,在宣传领域仍然存在限制。 1978年以后,连续几届春晚都没有摆脱政治和讲道的特点。大部分表演都过时了,没有吸引力。

怎么会让人耳目一新?黄义和觉得头疼。

春晚鼻祖——黄义和

需要拓展思维,重新定位。他赶紧找到助理郭璐璐,联系了同在歌舞团的邓在军导演和中卫一师文化科长的老熟人杨勇,举行了一场开会讨论。

“老黄首先传达了台领导的意思,今年大概要继续办春晚,要创新,能吸引观众。”杨勇回忆,当时有几个人想了很多办法,其中一个提到要邀请观众参加晚会活动,打电话、猜谜有奖,但要直播,就必须直播晚会直播。

主要创作者合影:王峰、闫顺凯、洪民生、黄义和从左到右

黄奕和邓在军对直播并不陌生。要知道,电视录像技术直到1960年代后期才被引入,在1970年代中期被引入中国。央视自1958年开播,“文革”前的节目全部直播。

因为“文革”期间的一场意外,直播一度受到批评,导致央视停播。重播后,为了保证节目质量,包括《新闻联播》在内的很多节目都进行了视频播放,1982年以前的晚会也是如此。对于央视的导演来说,直播是有点生锈。能不能直播,绝非易事。黄义和必须请示上级。

他连夜向汪峰导演汇报。汪峰主持会议,黄一和闯进来,会议只好暂停。黄一和讲了大家的想法。没想到汪峰一听很高兴,答应马上召集技术部开会。

第二天早上,汪峰通知黄一和:“直播!”

20多年后,当记者采访汪峰讲述这段经历时,他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解释,“因为没有钱录像!当时录像机的技术刚刚起步,磁头花了3万美元,节目的视频播出,晚会真没钱。”

如何及时互动?

电话是最佳选择,马骥与首钢工人通电话

直播方式的确定,极大地激发了几位策划人的积极性。很快,一套新的派对计划被推出。 “直播让观众可以和演员进行互动,不仅激发了双方的热情,也让节目更具悬念性。比如直播一场体育赛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下一刻。”杨勇回忆道。

但是您可以通过哪些方式及时互动?现场组织数百名观众感觉太单薄了,只有让电视机前的观众参加晚会才能体现出来。电话自然成了唯一的选择。

1982年9月22日,首批22个投币式公用电话亭出现在北京东西长安街等繁华街道上。那时,本地通话费用为 5 美分。此时,全国电话用户已超过300万。

让观众点播直播节目的想法,这是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很快获得了一致认可。只是那个时候央视只有十几通电话。除了领导办公室外,该台尽量挤掉了4部可以直接接入热线的电话,这是北京晚报提前一天公布的。

电话点播是不够的。以前有播音员介绍节目,录播,节目可以剪辑。如果采用直播的方式,节目对接会想出新花样,否则很容易被冷落。

当时,黄一和认为一定要请一个口齿伶俐,适应能力强,既能与观众有效沟通,又能传达党的意图的人参演。当时还没有主持人的概念,央视当时只有三个播音员。当时《新闻联播》全部录播,播音员习惯看稿子,作风稳定,缺乏现场反应。在直播的情况下,主持人不仅会播下一档节目,还会用小幽默或笑话来带动现场气氛。相比之下,现场表演的相声演员更适合。

因此,黄义和决定在社会上寻找候选人。就这样,他选择了当时社会上著名的相声演员马骥。

多年后,黄一和脑海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动人记忆。 “晚会结束,大家都卸了妆,准备吃晚饭了。领导问老黄,演员们在吗。我知道主持人一定是最后一个卸妆的。我看到了那个最胖的主持人马季没来,我说他怎么还没出来,他就直接开车了。后来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这个人是首钢工人,聚会的时候他在高炉值班,没看到我的表演,他及时给我打了电话赶上。对方说你是马骥?我说是的。没看到,好久没听了,你要给我讲一段话。所以马骥给观众一个十多分钟的单口喜剧。”

相声大师---马骥

马骥去世后,很多人采访了黄义和。说这话的时候他控制不住,“当时演员和观众是心心相印的,现在听说很多演员都去洞里表演,你也该上台了。”被问到经纪人给了多少,本来是5万元,但他没有给1000元,所以没有上台。绝对欢迎马骥这样的艺人来参加晚会。现在看,这太不可思议了。”

李谷一奉命唱七首歌

工作人员递五张单后,《故乡情》解禁

20:00,1983年春晚正式拉开帷幕。首先,赵忠祥致开幕词,公布了晚会热线电话和有奖问答比赛规则。随后,四位主持人对嘉宾进行了介绍,随后由晚会艺术顾问之一、相声大师侯宝林致辞,随后主持人代表业界向全国人民打招呼。经过这一系列程序,晚会才真正开始。

从目前来看春晚观众席,那是一场恐怖的聚会——镜头找不到焦点,一段不刺激的相声可以杀死20分钟。晚会现场更像是李谷一的个人专场,她在晚会上演唱了7首歌曲。这个纪录至今没有被打破,未来也不会被打破。那个时候,她是国内最红的歌手,是“收视的负责人”。

全场最大的高潮是李谷一演唱的歌曲《故乡情》。

著名歌手----李谷一

《故乡情》诞生于1979年,由著名作曲家张丕霁作曲,李谷一演唱。随着电视电影《三峡传奇》的播出,一炮而红。但由于文艺界仍受“文革”时期歌曲“高、快、响、硬”的影响,《故乡情》一播出就被点名批评,被列为禁歌,尽管它受到了全国许多观众的喜爱。 ,但正式场合没人敢碰她,李谷一甚至被称为“黄歌手”。

派对开始后不久,一个负责电话记录的小女孩端着一盘VOD条走进了导演的房间,所有这些都是观众通过4条热线拨打的。

黄一和打开一看,几乎都是点播李谷一的《家乡情》。

比赛一开始,黄义和就被这个雷区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知道,如果《故乡情》在电视节目上播出,尤其是在“春晚”播出,就意味着解禁,这可不是小事!

我该怎么办?黄义和看到时任广电部部长的吴冷希坐在观众席上。

这个决定只能留给领导。黄义和冲小姑娘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去找那个老同志”。小女孩走到吴冷希身边,将装满点菜棒的盘子递给吴冷希。

第一次,吴冷希立即摇头,将盘子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不过没过多久,小姑娘又端来满满一盘。黄一和看了一眼,点了《家乡情》。黄一和又指了指,小姑娘又把盘子端到了武冷希的桌前。武冷希看了看,犹豫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就这样,连续递了四五个盘子后,黄义和见吴冷希有点坐不住了,在过道里来回踱步春晚观众席,还拿出手帕擦了擦汗终于,他走进了导演的房间,沉默了许久,跺了跺脚,带着南方口音对黄一和说:“黄一和,开播!”

听到领导的吩咐,所长室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愣住了,顿时惊慌失措。那个时候没有现场伴奏,所有的歌曲都是提前准备好的,演员在直播的时候只需要对口型就可以了。然而《故乡情》被禁了好几年,录音师根本没有准备一盘磁带!

黄一和连忙叫大家去找录像带。最后,技术人员告诉黄义和,家里有一盘《故乡情》的磁带。黄一和立即让他骑自行车去拿。 20多分钟后,小伙子大汗淋漓地取出录像带。

黄一和立即通知主持人姜昆插入《故乡情》,李谷一做好了准备。 《故乡情》终于亮相“春晚”。

被评为“人民好电视台”

洪民生说春晚永远不会回到那个时代

说起这段往事,李谷一在采访节目中感慨地回忆说,当时她已经唱了五六首歌,不知道幕后发生了什么。突然听到主持人姜昆拉长长的宣布:“香——爱——” 惊呆了,李谷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只冒出了三个字:“解禁了。”

后来,李谷一感慨地说:“虽然吴冷希不在了,但我还是佩服他的勇气。我们歌手要唱人民喜欢的歌。”

《故乡情》给了大家一个惊喜,这个惊喜也将晚会推向了高潮。

0时30分,历时4个半小时的1983年“春晚”落下帷幕。身为导演的黄一和邓在军终于松了口气。工作室里的暖气虽然不够,但黄一和却是大汗淋漓,秋衣都快湿透了。

“第一次直播这么久,大家都很紧张,后来习惯了就好了。”黄一和说。后来他才发现,四条热线连续超负荷工作了10个小时,电话线都过热了。 86局电话线分管值班人员只好报警,工程技术人员和消防员在电话局守夜!

晚会结束后,我收到大量观众来信,评论说他们是“人民自己的好电视台”。当时,“人”二字是最高评价。黄义和说:“我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夸奖,当时我哭了,同事们也一样,因为这是观众给我们的最高奖项。”

回顾1983年的第一届春晚,负责春晚最初十年的中央电视台原副台长洪民生说,这不是开创性的工作。只是在最穷的年代,他们撕了一个小洞让观众看。很满意,“春晚”一直持续到今天。

1983年春晚卡通片名

退休后,洪民生养成了每年去春晚彩排发表意见的习惯。一年,洪民生给总导演打电话:“还是一样的浮夸,这种想法要改变,老百姓需要现实。”让他开心的节目越来越少。舞台一年比一年漂亮,但节目每年都在变换形式,内容却没有改善。

导演无奈道:“洪长老,上面的人可没我们胆小,我们就是想冲,起不来。”

洪民生知道董事们的压力,所以后来他不再给他们建议了。 “导演就像是他心中的一面镜子,我的意见是让他们难堪。”

在洪民生时代,春晚追求百花齐放,电视人的信仰是万流之争。说起今天的春晚,洪民生会感慨过去。他和他的电视同行花了十多年的时间,一点一点地挤开裂缝,但他们只是把它关闭了一瞬间。 “春晚永远不会回到那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