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控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问题 > 正文

问题

2020年,日本社会有个热门词叫“86万冲击”

男人世界2022-07-14问题7
在“少子化问题大国”日本发表的研究中,我们注意到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几乎所有学者都将当下日本少子化的重要原因归结为经济问题或育儿补贴政策问题。在她看来,从“婴儿潮”到“少子化”是所有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

★4月23日东方新报直播预告★ 预约后即可收看2020。日本社会有一个流行词叫“86万冲击”,意思是2019年日本出生人数将降至86.50000,创统计以来新低,新生儿数量下降30年来最快的速度。然而,影响并没有停止。日本厚生劳动省今年2月25日宣布,2021年日本出生人数为842897人,连续六年创历史新低。长期爆发的疫情进一步导致人口下降。疫情爆发后的两年里,最明显的就是结婚人数的减少。 2021年结婚人数为514242人,比2020年减少4.3%。与二战后的高峰年相比,减少了一半以上。对于结婚人数持续下降的原因,有分析认为“主要是经济因素”。

在“少子化大国”日本发表的研究报告中,我们注意到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几乎所有学者都将日本少子化的重要原因归结为经济问题或育儿补贴政策然而,在日本目前的生育补贴政策下,生育似乎对社会上绝大多数非贫困家庭来说并没有造成经济打击。对年薪1200万日元以下(约合人民币65万元)的日本家庭的生育补贴、产检补贴以及从怀孕开始到每个孩子出生后每月1次到初中毕业的各种保险学校。 10,000到1.50,000日元不等的补贴,以及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的免费公立学校学费,日本孩子似乎可以依靠政府补贴来完成他们的基础教育和生活。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日本的生育率一直没有上升?哪些与中国的现状相似,中国可以借鉴?本报记者采访了在京都大学社会学研究科从事日本“计划生育”研究的博士生宋元梦。在她看来,从“婴儿潮”到“少子化”是各国现代化进程的必然发展趋势。目前,法国和北欧国家在缓解这个问题上已经比较成功;但是,他们采取了诸如引入移民和对女性友好的工作场所等政策,这些政策具有无法或难以直接复制到东亚社会的特点。

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有补贴也没用

在宋博士看来,日本现行生育政策补贴的不足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表面问题:补贴并不能解决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私立学校倾向于提供更长的教育时间和更充实的教育服务,而免费公立学校的孩子如果想通过大学入学考试,可以在3:30下课后直接进入补习班。补习班是日本高等教育竞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需要自己承担。对于有两个以上孩子的家庭来说,教育费用仍然是很大的压力,往往需要父母双方同时工作。既然如此,中国目前的“双降”政策是否有助于降低教育成本,从而提高生育率?宋博士认为,“双减”政策与公办教育之间也存在类似的灰色地带:如果富裕家庭还能聘请家教中国少子化原因,教育资源仍会偏斜。然而,所有上述生殖成本负担可能只是症状性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今天的育龄群体并不觉得有必要投资于托儿服务。在一个“传承”观念将变得不那么普遍的社会里,年轻人只有在认为值得的情况下才会努力生孩子。相反,如果没有感觉到生育的必要性,即使育儿是完全免费的,也不会有生育的动力。

养育不仅是钱的问题,更是时间和精力的陪伴,也是对孩子成长环境的预测。国内经济保持了相当大的经济增长势头,但如果年轻人感觉不堪重负,面临还贷压力,思想不够开放,就很难有生孩子甚至谈恋爱的动力,他们会拼命存钱,为未来的退休做准备。 ,从而更加自理,形成恶性循环。在日本,是整体经济不景气对年轻人精神状态的影响。在宋博士的调查中,不打算生孩子的日本男性精英“觉得日本未来没有希望,对他来说生孩子是不负责任的”;而日本家庭中刚生完孩子的中国女性则表示,希望孩子在成年前保留自己的国籍选择,因为“真的很难想象,将来成为日本人会更有利。”因此,少子化不是生育环节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多环节的问题。改善这种状况,给孩子出钱或减轻孩子负担是“治标不治本”,应该从改善育龄人群的生活条件入手。

政策出台了,但落实了吗?

中国政府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在宋博士看来,国家整治“996”其实是应对少子化的行政措施之一,也是一种有效的观察。然而,在最近日本电视台发布的一次街头采访中,来自北京的年轻人和Beidrio表示,他们无法“解开”他们的纽带,因为如果他们不努力,公司就无法发展,最终,是他们自己倒霉。在一个“打滚”已经成为习惯的社会,缓解年轻人的生存焦虑不仅需要时间,还可能需要对相关政策进行更深入的调整。在日本,育龄政策无法在社会文化和法律法规层面实施的情况也很多。这首先是基于与中国不同的背景:日本没有将孩子托付给祖父母照顾的习惯。目前,日本允许的产假和育儿假已经延长到2岁,但直到今年,仍有近88%的父亲因为“企业文化”。这让照顾孩子的负担几乎完全落在了母亲身上。

▲不同国家有6岁以下孩子的双亲家庭中父亲的时间比较。白条表示花在做家务上的时间,红条表示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数据显示,日本父亲对家庭的投入远低于美国和西欧国家。因此,厚生劳动省强烈敦促父亲们申请产假和育儿假。资料来源:厚生劳动省

同时,为了解决职场妈妈的问题,日本宝宝可以从最小的出生后57天(妈妈的产假结束后)送入托儿所。但似乎合理的是,托儿所当天不仅会拒绝接收生病的婴幼儿,而且如果健康的婴幼儿在托儿所出现头痛、脑热等异常情况,托儿所会立即打电话通知家长。他们的父母中国少子化原因,并要求他们去把他们接回来。在没有父亲支持的情况下,想要工作和生孩子的女性需要职场同情。目前,日本似乎很少有工作场所能够规范这种同情。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能依靠同事之间的相互迁就,这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在宋博士看来,无论是日本还是中国,如果相关政策只是表面修复,问题可能很难解决。・完・

热点回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