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控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问题 > 正文

问题

法国养老金制度改革进入第二个月仍支持抗议运动(图)

男人世界2022-07-14问题7
1月6日,由法国养老金制度改革引发的法国全国性罢工进入第二个月,同时也进入至关重要的一周。亦有分析人士指出,无论谈判结果如何,法国养老金体系改革的大方向都是不可逆的,“当下的法国需要这样的动作,以缓解

1月6日,由法国养老金制度改革引发的法国全国罢工进入第二个月,进入关键的一周。法国政府与主要工会之间的新一轮谈判将于本周开始。

这次法国总统马克龙强调要使退休制度更加透明、公平和财务可持续的养老金制度改革,触动了法国政治改革的雷区,触动了社会各界的神经。 尽管如此,法国当局一直在强调更加公平的目标,并缓解养老金制度导致的不断增长的财政赤字。但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法国人仍然支持抗议运动。

对此,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政治研究室研究员、中国欧洲学会法国研究会副秘书长彭树义向《每日邮报》分析《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马克龙提出的“法国养老金制度改革方案”是近20年来罕见的大规模改革方案。 “过去历届政府主要是通过调整参数进行适度的改变,而这次直接针对的是制度结构。”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无论谈判结果如何,法国养老金制度改革的大方向是不可逆转的。 “目前法国需要这样的行动来缓解日益严重的养老金赤字和财政赤字。”

明亮的“手术刀”改革

彭淑仪告诉记者,与1990年代后法国历届政府的温和“修修补补”相比,此次马克龙改革直接“挥刀”了养老金“多轨制”,旨在解决二战以来的问题。历史遗留问题和“放松”国家财政。

具体而言,本次改革主要包括逐步取消现行42项特殊退休制度,建立全国统一的退休制度(退休权利积分制度按工资指数和工作年限计算)养老金双轨制是谁提出来的,维持法定退休62岁 但同时,64岁被确立为“均衡年龄”,准备逐步过渡,确保养老金来源和制度的可持续性,逐步与欧盟接轨。

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基本养老保险的“双轨制”不同,法国实行的是“多轨制”。现有制度虽然多达42种,但大致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涵盖私营部门受薪雇员的“一般制度”;二是覆盖农民和农业劳动者的农业体系;三是覆盖自由职业者和个体经营者的“非职工非农制度”;最后一种是“特殊制度”,主要涵盖公共部门和准公共部门(注:“特殊制度”下有不同的行业制度)。

四类制度的待遇不同,特别是“特殊制度”相比其他制度,缴费年限、退休年龄更低、待遇水平更高等福利特权。设立“特殊制度”是为了保障和保障勤劳劳动者的福利和养老,是政府政策的公平体现。但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特殊系统都是在二战前后建立的。与过去最难的行业相比,现在的技术已经不难了,一些“特殊群体”正在变成“特权群体”。

“奶酪”被动后,在工会的组织下,法国发动了近25年来最长的全国性罢工,规模近百万。

除了逐步取消“多轨制”,改革的另一个核心是建立全国统一的按工资指数和工作年限计算的退休权积分制度。由于此举针对的是所有法国人,因此也引发了更多担忧——一方面养老金双轨制是谁提出来的,工会担心这会使人们的工作时间更长,领取的养老金更少;另一方面,律师、医生、飞行员等群体担心,他们所在行业的退休储备金也可能被“洗劫一空”。 (注:在法国,有行业内的退休机构缴纳缴费,从业人员退休后从自己的行业机构领取养老金。为确保向统一单一退休制度过渡,改革方案有望收缴从现有的各种退休系统中提取。系统留有相当于要支付的养老金的准备金。)

这样一来,马克龙政府的改革方案也引起了“特殊体制”之外民众的不满。根据法国咨询公司 Elabe 的最新民意调查,三分之二的法国人反对“基线”年龄措施,53% 的受访者支持继续罢工。此外,43% 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应对当前的危机负责。国际市场研究公司 Ifop 的另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5% 的法国人不希望政府改革结束。

与此同时,尽管马克龙政府一直在强调,其旨在实施更公平的政策,让更多人受益。然而,一位名叫克洛伊的小学教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他目前的工资收入低,难以储蓄,只能依靠目前的“特殊制度”来获得丰厚的养老金。退休前六个月的工资优势。 ,如果改革新政策落地,其未来养老金将大幅缩水。

有分析指出,“这是一项必要但不完善的改革方案”。彭树懿预计,在接下来的谈判中,马克龙政府将与工会达成一系列妥协,出台相应的补充和过渡政策,以及采取“新人新法,老法老”等。 “事实上,一些妥协已经达到,例如,飞行员和芭蕾舞演员除外。”

“迫在眉睫”必须改变?

在巨大的反对浪潮和谈判陷入僵局的情况下,法国政府对改革的态度并未松动。 2019年12月31日,马克龙在跨年夜演讲中表示,他希望政府尽快与工会就改革达成妥协,但前提是不违反部长们制定的原则。 2020年1月7日,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也公开表示,他对在法国引入全民养老金制度的原则“坚定”,并对实现这一目标所涉及的方法持开放态度。

对于法国的强硬态度,彭树懿表示,虽然在养老金制度上“动刀”是马克龙竞选时的承诺,但也是必须要做的改革。

法国一直是社会福利较高的国家,其养老金制度具有明显的收入调节和财富再分配功能,在预防老年人贫困方面作用突出,能更好地保障社会公平。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的研究表明,2018 年,法国 65 岁及以上人口的贫困率为 4%,远低于 OECD 12% 的平均水平。此外,法国的养老金替代率很高。统计显示,法国社会养老金对收入的替代率约为70%,而经济发展较为健康的英国和德国则分别为53%和46%。因此,它也被许多人调侃为最幸福的退休制度。但这种“幸福”的代价是继续增加政府的财政负担。

彭淑仪指出,现行法国养老金制度具有高依赖、高替代、高赤字的特点。一方面,法国社会高度依赖“现收现付”的公共养老金制度(即第一支柱),另一方面,高依赖和高替代率也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法国养老金制度和政府财政。负担。尤其是在欧洲社会和人口结构失衡、经济增长乏力等因素的影响下,法国的养老金体系尤其脆弱。

2018年法国养老金支出占GDP的比重为13.8%,远高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7.5%的平均水平;同时,这也让法国本已严峻的财政赤字雪上加霜。 2018年12月,菲利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法国2019年的预算赤字约为GDP的3.2%,超过欧盟3%的上限。

欧盟多次点名批评法国,明确要求法国对财政赤字巨大的养老金制度进行结构性改革。德媒《西方日报》甚至无情讽刺:法国的养老金制度普遍慷慨,但问题是法国是否负担得起?

通过这种方式,马克龙此时正在对过时的法国养老金制度进行猛烈攻击,既履行了他的竞选承诺,又进行了迫在眉睫的改革。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