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控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问题 > 正文

问题

21年过去了,你是否还记得21年前那起事件?

男人世界2022-07-13问题7
事后,无数个911亲历者站了出来,回忆撞击的瞬间:从80层逃到1层,3分钟后大楼倒塌.911亲历者回忆撞击瞬间门外传来的一声声“快跑”、“飞机和大厦相撞引发大火”的呼喊,将陈思进从思绪里拉了出来,他顾

21年过去了,你还记得21年前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吗?

2001 年 9 月 11 日,恐怖分子劫持了四架美国商用飞机。其中两人前往纽约世贸中心的“双子塔”,一个坠毁在华盛顿五角大楼的角落,另一个坠毁在宾夕法尼亚……

这场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让曼哈顿岛上空冒出黑烟,一座巨大的黑洞出现在了往日的高耸建筑上,伴随着橙色的火焰猛烈燃烧。

在这些被袭击的建筑中911大楼倒塌后图片,传来绝望而痛苦的呼喊声,仿佛陷入了世界末日般的漩涡,无数目击者都经历了阴影和痛苦。

据统计,此次恐怖袭击造成近3000人死亡,尸体1000余具。

那些幸运的人逃了出来,但这场灾难也让他们伤痕累累。许久,许久,他们依旧心有余悸,心中所受的巨大创伤,也无法被时间抚平……

事发后,无数911目击者站了起来,回忆起撞击的那一刻:

从80楼逃到1楼,3分钟后大楼倒塌……

911名目击者回忆起撞击瞬间

陈思进,前华尔街金融精英,9/11恐怖袭击的中国幸存者。

事发后的20多年里,他一直从事文学创作,最终通过写作和表达与自己和解。他无疑是幸运的。现在陈似锦更是在场,为大家讲解了9/11事件的全过程,揭开了隐藏在心底的伤疤……

陈思进20年前在办公室

2001年9月,陈思进举家从加拿大移居美国,在纳斯达克BRUTECN担任高级金融软件工程师。9/11事件发生的那天,是陈似锦去公司上班的第七天。

陈似锦当时在楼上,在纽约世贸中心北塔80层8067办公室照常泡咖啡、查邮件。大约半个时辰后,陈似锦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从背后推了过来,就连脚下的建筑都在剧烈的摇晃起来。

门外传来的“快跑”和“飞机撞楼起火”的叫喊声把陈思锦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他也顾不得了,直接跟着众人从八十楼下来。

当时世贸中心北塔有110层,飞机撞到大楼93层,火势从86层开始。

事实上,比起南塔,北塔倒是幸运的晚了一些。

这也让北塔的陈似锦等人有了生还的机会。

由于楼梯很窄,大家分着两条路走下楼梯。妇女和老人走较短的路径,而强壮的男人则走在外面的小路上。他们原本想乘电梯到一楼,但到了78楼,却发现电梯已经停止运行,只好选择继续往下走。

但他们都不知道78楼楼梯的出口在哪里。此时,建筑物已经变形,门无法打开。再这样下去,那三百多人也只能被困在这里了。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之际,三名美国男子“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砸碎了逃生门。他们并不在意冲击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只是匆匆带着众人走下只有一米宽的楼梯,逆时针方向转动。

人群下到18楼时,陈思进一行与拿着灭火器材冲上来的消防员相撞。他们才抽空看向窗外,正是这种眼神,让他们终生难忘。

而此时,对面的南塔已经是如火如荼。

世贸中心北塔

他们终于意识到,飞机真的撞到了大楼,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

眼下,时间变得非常宝贵,大家都想赶紧爬到地上逃走,一行人加快了下楼的步伐。

从八十楼到一楼用了将近半个小时,大家终于下到了一楼。陈似锦只觉得自己的双腿越来越软弱无力,几乎要崩溃了。但死亡的威胁根本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他只能咬着牙继续拼命往前跑。

两三分钟后,陈似锦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伴随着人群的叫喊声。

回头一看,世贸中心正像一块融化的巧克力一样倒塌,巨大的废墟中冒出滚滚黑烟。

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像陈似锦这样300多人的幸存者,正抱着最后的希望向前冲刺;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留在象牙塔上等待死亡,经历痛苦和挣扎;更不用说知道那些被飞机迎面击中的人是死是活。

总之,面对这座四十或五十层高的建筑废墟,陈似锦明白自己已经进不去,那些被埋在废墟下的人也出不来了。

9/11事件因此成为陈思进人生的转折点。

陈似锦不知道自己有多感激,一个全力奔跑,刚刚从死神身边走过的人。

陈思进与部分“9.11”幸存者相聚

陈似锦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在睡梦中,他还是会反复梦见这一天:

世贸中心像融化的巧克力一样倒塌,烟雾如海啸般翻腾,各种悲惨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许久,陈似锦都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这一切,让陈似锦终生难忘。即使是现在,陈似锦也不愿意主动回想过去的经历。

陈思进

只见滚滚浓烟和熊熊烈火

事件发生时,大多数人将责任归咎于阿富汗。

但另一位 9/11 幸存者珍妮丝·布鲁克斯 (Janice Brooks) 并不这么认为。

那时,Janice Brooks 刚从英国来到纽约工作了三周。41岁的她,还能被送到她做梦也想不到的繁华都市纽约。

她对自己在纽约的工作和生活非常满意。

当然,如果 9/11 没有发生,她可能一直这么认为。

那天,珍妮丝特意早早来到了南塔85楼的办公室,确认了议程上的项目911大楼倒塌后图片,并分发了一些传真。这一天对珍妮丝来说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全新的一天。

早上 8 点 46 分,珍妮丝听到一声巨响,但她并不惊慌。因为这里是纽约,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噪音,所以她一步一步吃完早餐,就回到了办公室。

直到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大家快撤离!”

珍妮丝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会不会是演习?

她带着疑问给伦敦打了电话。从总经理罗宾的惊讶、痛苦和恐惧的话语中,珍妮丝得知一架飞机即将在大楼内坠毁!

听到电话那头的罗宾急切地催促自己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地方,珍妮丝吓得浑身一僵。她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等她回过神来,脑海中只剩下一件事:

现在跑步!

珍妮丝来不及挂断罗宾的电话,提着包就开始朝安全通道跑去。

楼梯间已经挤满了员工,他们正悠闲地讨论着假期做什么。当他们的眉毛像这样燃烧时,他们仍然感到安全吗?甚至在收音机里,珍妮丝也听到:不要离开世贸中心南塔,回到你的办公室,电梯会重新启动。

这让珍妮丝产生了乘电梯下楼的冲动,因为这比自己爬下来要快得多。

但她不会放弃逃跑,因为她总觉得飞机撞楼是轻而易举的事。

很快她就来到了电梯间,想在这里乘电梯。但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电梯仍然没有运行。等不及了,珍妮丝决定继续爬楼梯。

就在珍妮丝刚从4、5层爬下来,来到75层左右的时候,巨大的冲击力让她失去了平衡,撞在了墙上。四周的灯火不断的闪烁,天花板缓缓的往下塌陷,贾妮丝被四面八方的尘土给窒息了,就连楼梯间也开始旋转……

这让詹妮丝和跟她一起逃走的人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不少人忍不住咳嗽起来,恐怖的惨叫声接连传来,宛如恐怖片中的声音。,珍妮丝直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恐怖远不止于此。因撞击而倒塌的建筑物擦伤了他们的脸颊,撞到了他们的背部,一些人的腿被埋在了瓦砾中。

各种凄惨的哀号声环绕着贾妮丝。

一种求生的本能驱使他们中的一些人清理紧急门的碎片,但他们所暴露的只是滚滚的黑烟和熊熊的火焰。那一刻,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的生命将永远被冻结在这一刻。

也可能是生命不应该结束,就在众人濒临绝望之际,却发现了另一道逃生门!

所以,他们一分一分的把门破开,再难也不敢轻易放弃,他们不想死。

詹妮丝此时光着脚走在地上,地板上到处都是脏兮兮的灰尘。水管爆裂,水不断地从楼梯上流下来,地面又变得又粘又湿。周围的人不断的哭泣和咳嗽,否则就是一片死寂。

当那些勇者终于艰难地打开逃生之门时,每走一步,詹妮丝等人都会留下血淋淋的脚印。看着那随处可见的鲜红鲜血,贾妮丝的神经不断被刺激着,一种厌恶和恐惧的感觉反复涌上心头。

她想哭,但鼓励自己冷静下来,继续前进。

不知道过了多久,珍妮丝才走出了地狱的中心。原来的54人中,只剩下了包括Janice在内的7人。而珍妮丝的 61 位同事都被埋在了废墟中。

2019年9月11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人们在开阔的草地上插上3000面国旗,以纪念9.11的遇难者

痛还在,感谢生命

那些在 9/11 中丧生的人可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充满了恐惧、不甘甚至平静。当我们重温他们的经历时,不应忘记那些在灾难中幸存下来的人。

尽管这些幸存者承受了痛苦,但他们仍然对生活充满感激。

耶茨曾在美国陆军服役,退休后在五角大楼担任文职人员。

9/11 那天,耶茨在他的办公室工作时,一架从天而降的喷气式飞机呼啸而过,将耶茨扫向空中。耶茨苏醒过来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身在何处,因为身体传来的剧痛,他动弹不得。

直到被送往医院,耶茨才知道当时飞机的温度高达1800摄氏度,导致他全身35%的面积被烧伤。并且他想用自己身上没有被烧伤的皮肤,来遮盖自己身上的血迹。

耶茨不仅身体受到了创伤,他还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他从未康复过。每当他看到地板或墙壁在晃动,他都会忍不住往外跑。

每当想起那些在 9/11 事件中不幸丧生的同事,耶茨的心就难以接受。后来,耶茨选择回到五角大楼,继续在那里工作了 15 年,直到 2016 年退休。

十多年,终于治愈了叶茨的心。

他不再经常去想它,不再停留在过去。

今天的耶茨,依然继续向上。

有很多像耶茨这样的人,尽管身体疼痛,仍然乐观地生活着,霍克就是其中之一。

当霍克在 9 月 11 日逃离时,五角大楼的自动灭火系统喷出的水溅到她周围,导致她跌倒。当她再次醒来时,45%的身体被严重烧伤,左手不得不被截肢。

但在霍克的心里,这些并没有成为她人生的障碍。相反,她脑海中只记得那些美好的部分,仿佛她还活着一样幸运。

9/11 事件发生几年后,霍克在华盛顿造船厂租了一个地方来“庆祝生活”。150名和她一样经历相同的人都参加了庆祝活动。

霍克虽然在身上留下了疼痛的印记,但由于衰老,他的身体不得不承受更加剧烈的疼痛。但她还是选择了乐观面对生活,甚至成为志愿者,为他人发光,为和自己一样痛苦的患者带来经验和希望。

有很多像耶茨和霍克这样在 9/11 中受伤的人,但仍然可以感恩生活,乐观地生活。他们没有忘记生命的启示,每当想起那些在恐怖中死去的人时,他们都会为自己的生存感到难过。

9/11事件,一场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当我们面对在这场可怕的事件中失去的生命,幸运的幸存者,我们总是发自内心地问:

今天的世界真的太平了吗?

当西方国家高举自由民主的旗帜,高喊和平与财富的口号时,他们会记得这些引以为豪的东西背后的代价吗?

地狱的味道,尸体的味道,世界末日的味道,什么时候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演?生活在一个和平安全的中国,我们应该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也应该感谢那些用我们的生命为我们铺平道路的人,

没有安静的时间,只有负重前行。

让我们永远心存感激,热爱生活,祈求平安。

免责声明:本文发布的目的是为了传达更多信息。如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持权属证明与作者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或删除,谢谢。联系方式/提交邮箱:service@shxyo.com